《余零圖殘卷》:一種頗為奇妙而可貴的“陌生感”
2019-09-17 16:29:34 來源: 中國新聞網

《余零圖殘卷》:四幅名畫背后的當代人心 高凱 攝

中新網北京9月16日電 (記者 高凱)以四幅名畫切入,將筆觸投向當代中國年輕人的內心體驗,作為70后作家中頗具創造性的一位,馬拉在新作《余零圖殘卷》中進行了新的嘗試,界內認為這部作品打破了讀者對于小說的固有認識,形成了一種頗為奇妙而可貴的“陌生感”。

在這部名為《余零圖殘卷》的小說中,并無《余零圖殘卷》同名畫作出現,也無點題話語,但“余零”“殘卷”的畫面卻無時無刻不在一座可以是任何城市的城市展開,席卷其中的也可以是任何人,其情其痛也屬于每一個人。

作家借用了四幅名畫,對應四個主要人物的故事:《愚公移山圖》(徐悲鴻)對應陶錚語,他曾是一名刑警,見到親手抓捕的犯人死刑時的模樣,而離開警隊,成了一名成功的房地產商,卻難以擺脫當年未能偵破的慘案的折磨;《韓熙載夜宴圖》(顧閎中)對應古修泉,他大學時愛上了一個女人,懾于女方家庭的巨大財富而潰逃,成了成功的策劃者、廣告人,卻仍舊擺脫不了金錢的陰影,無法與心愛的女人在一起;《簪花仕女圖》(周昉)對應柳侍衣,她從家里逃出來,跟著大姐做了歡場女子,幾番漂泊,回到故鄉,成了地方頭牌,越是在幾個男人間周旋,越是不清楚什么是愛什么是人;《溪山行旅圖》(范寬)對應顧惜持,兼有生理之傷、心理之痛,他最終在紅塵之外找到棲身之所,成了一城敬仰的大師,卻又卷入一城的糾葛、傷痛,成了一城愛恨的網眼。

《余零圖殘卷》以四幅傳世名畫為引子展開故事,每章由一位主要人物登場,擊鼓傳花式的將故事講敘下去。這種書寫方式有一定的難度,打破讀者對小說固有的認知,會形成一種陌生感,這對讀者來說,無疑是一種閱讀上的冒險。

出生于1978年的馬拉在《人民文學》《收獲》《十月》等文學期刊發表大量作品,入選國內多種重要選本。著有長篇小說《思南》《金芝》《東柯三錄》,中短篇小說集《生與十二月》。

對于新作的特殊寫法,馬拉在接受采訪時直言自己對這部作品有一個系統性的規劃,希望有一種創造性的東西產生于其中。

馬拉特別強調了環境對創作的影響,他表示新書《余零圖殘卷》開篇的芒果雨,就是他在廣東中山生活場景的延伸。南方人司空見慣的道旁芒果、臺風和對雪的狂熱熱情,對北方人來說,都有一種奇異的陌生感,這其實也是現實經驗的力量。馬拉作為一個在南方生活的北方人,對南方現實的觀察給他提供了創作的靈感。

青年文學評論家季婭亞認為,《余零圖殘卷》所對應的正是當代生活場景,描寫了一些城市中的邊緣人,小說結構設計精巧,其中的人物似乎都有一種隱傷,而這種隱傷雖然是由人與人之間的隔膜造成,卻是可以被治療的。

作家劉汀認為,編輯和讀者會被開篇的“芒果雨”所驚艷,正是這樣突破性的開篇為整部作品奠定了基調。小說可以用“中年人的傷懷之書”來概括,作者想要表達的,是一種靈魂的空虛感,是在生活富足后內心揮之不去的憂傷和惆悵。

責任編輯:zN_1730
   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